您所在的位置:河北11选5>媒体预测>阿来分享《攀登者》写作宗旨:“在当下传达一种英雄主义的存在”

阿来分享《攀登者》写作宗旨:“在当下传达一种英雄主义的存在”

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实习生 张谌

由阿来撰写剧本的励志电影《攀登者》,10月国庆节期间强势上映后,引发关于珠峰攀登的话题热潮。然而电影终究主要是导演和光影的艺术,与作为文学创作的电影剧本,不完全是一回事。如今阿来写的《攀登者》电影文学剧本,已经在《人民文学》杂志第10期头条位置刊发。阅读过该文学剧本的人都能看出,阿来的写作表现出一如既往的高水准:结构和节奏清晰,文笔清新诗意。而且,作为一部励志故事片,阿来成功讲好了中国登山队几十年感人励志故事。在写作的背后,还有着怎样的细节?

10月26日晚,阿来在成都的文轩books书店,进行了一场名为《心中有山 就往上攀》的读者见面会,与读者分享他创作《攀登者》背后的一些心得。

《攀登者》中的两个时间点均有真实历史可依。1960年,中国登山队贡布、王富洲、屈银华3名队员完成世界上首次从北坡登上珠峰的壮举,但由于没有留下影像资料,一直不被国际承认;1975年,中国登山队再次冲击珠峰,共有9人成功登顶,其中包括一名女队员潘多。这两段登山历史交错闪回,构成了《攀登者》中激动人心的故事。

从起笔到完成初稿,阿来只用了两周时间,堪称“神速”。但其实,阿来此前一直都关注这段历史,本来就打算将之写出来。他自己热爱登山,前辈登山者的事迹他也早有了解,甚至还曾经有机会采访过许多当年的登山者。比如1960年冲击顶峰的4人组,3个人登顶成功,一个人差点上去,4个人阿来都接触过。让阿来感慨的是,“最后一次采访过他们之后,不到一年时间就走了3个。”阿来还回忆道,跟那些登山者握手时,“经常伸出手,发现对方袖子是空的。”

阿来写《攀登者》是带着真挚情感的。他不光了解他们是怎么登山的,甚至他们的性格、经历,都熟稔于心。他还提到,中国登山队攀登珠峰曾经多次失败的原因,其中最重要的是一点就是,“对珠峰不了解。对地质情况不了解。 ”在与读者互动环节,有成都小学生提问阿来,写《攀登者》的意义何在,阿来的回答很干脆,“我想,主要是想在当下社会中,传达一种英雄主义的存在吧”。

阿来《攀登者》文学剧本(摘录)欣赏:

一 珠峰 白天

春天来到。

蓑羽鹤向北飞行,在回返青藏高原的路线上。

前方,喜马拉雅山脉的最高峰珠穆朗玛巍然耸立,横亘在天际线。

蓑羽鹤平展开翅膀不断盘旋。它们在等待风,等待上升气流。

蓑羽鹤阵随着热气流盘旋上升。

鹰隼攻击,体弱的蓑羽鹤被击落,雪地上血迹斑斑。

鹤阵依然井然有序地上升。

紊乱的气流袭来,把几只体弱的鹤压下去,跌落雪坡,它们对着上升的鹤群哀哀鸣叫。

鹤群依然上升,顽强地上升。它们终于飞越了珠穆朗玛峰,发出欢快的鸣叫声,顺风滑翔,飞向苍茫无际、一马平川的青藏高原。

二 珠峰峰顶 夜

一九六〇年五月。

凌晨四点。狂风稍息,光线昏暗。

三个人沿着山脊向上摸索前行。暗淡的星光照出隐隐约约的山峰坡面。

前面两个人被结组绳上最后那个人牵绊住了。

队尾那人弯着腰粗重地喘息。

最前面的王五洲摘下氧气面罩,问身后的多杰贡布:“怎么不走了?”

多杰贡布挥了挥手中的冰镐:“曲松林在休息。”

“催他。”

“他脚冻伤了。”

王五洲固执地说:“催他。”

多杰贡布拉拉结组绳,弯腰喘息的曲松林嗓音嘶哑:“我找不到脚了。还有多远啊?”

……

【如果您有新闻线索,欢迎向我们报料,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。报料微信关注:ihxdsb,报料qq:3386405712】

下一篇:71岁老太中35亿:不值得兴奋

上一篇:美记:巴特勒预计在周三与老鹰的比赛中迎来热火首秀

相关新闻
最新排行
社会新闻